符號與意義

國立中興大學   曹定人教授

 

前言

人類傳播與符號使用息息相關。符號使用並非人類所獨有,但是以我們所知,人類使用的數量最多,運用也最複雜。據此﹐我們應該可以說﹐「人類是使用符號的動物」。

溝通模式

影響溝通品質的因素

1.情境

2.製碼(訊息產製)

3.傳遞:表達、媒體選擇、媒體效率

4.接收:接收器的敏銳度

5.解碼 (意義解讀)

6.回饋

7.噪音:任何干擾上述各項正常運作的內、外在因素

 

在人的世界裡,溝通要靠符碼(符號及符號運作的規則)。研究符號及符號運作的學問即為符號學(Semiotics, semiology)

符號是什麼?

1. 用來指涉或代表某客體的「東西」

「客體」可以是具體的實物﹐也可以是抽象的觀念或感受。「符號」指凡是可以傳遞、可以被感官接收或經驗的聲音、圖形、文字、動作、物品等。

2. 意義並不是一個被整齊包裝在訊息裡絕對不變的概念。它是一個動態的過程。意義是經由創造、製造、協商而來。

3. 符號、客體與意義之間的關係可以用一個三角形的架構來呈現:

符號的特性

1. 任意性:符號與其所指涉之物之間,大部份並沒邏輯關係。

2. 多義性:符號與意義之間並非一與一的對應。一個意義可以有多種代表的符號;一個符號也可能代表不同的意義。

3. 慣常性:約定成俗而成慣例。

符號的選擇與組合

瑞士語言學家索緒爾認為所有的訊息都涉及選擇和組織(組合)。

1. 系譜軸 (Paradigms):是一個可以選擇各種元素的所在。同一個系譜軸裡的各單元必有其共同之處,而且每一個單元必定與其他單元清楚區隔。文字是一個系譜軸。這個系譜軸裡又可分出不同的系譜軸,如文法、用法、動詞。數字也是一個系譜軸。領帶、鞋子、電視上變換鏡頭的方式,各成系譜軸。

2. 毗鄰軸 (Syntagms):通常元素從系譜軸被選出來後,會與其他系譜軸裡選出的元素組合。這樣的組合就叫毗鄰軸。穿著、餐飲、室內裝潢佈置等。

「有選擇必有意義,被選者的意義由未被選者的意義來決定。」

訊息中可以預測和約定成俗的部份稱為redundancy。和它相反的是entropy.

意義如何產生?

羅蘭巴特認為「符號」具有兩個層次的意義。第一層的意義為明示義,第二層意義則由隱含義、迷思、和象徵三者產製。

1. 明示義:直接明瞭、事物表層的意思。「客觀」的認知。例:一張照片裡相機對某物機械性的再製的部份。

2. 隱含義:說明了符號如何與符號使用者的感覺、感情、及文化價值觀互動。例:一張照片裡人為的部份﹐如取景、焦距、光圈、角度、底片等的選擇。

3. 迷思(Myth,通譯「神話」):

原意是神話故事﹐每個文化透過該文化所特有神話來解釋了解人生的現實及自然現象。

巴特認為迷思是一個文化思考事物的方式,一種概念化事物、理解事物的方式。迷思在現代社會裡運作的方式是將歷史「自然化」。迷思原本是某個社會階層的產物﹐而這個階層已經在特定的歷史時期中取得主宰地位﹐因此﹐迷思所傳佈的意義必然和這樣的歷史情境有關。而迷思的運作就是企圖否定這層關係。並將迷思所呈現的意義當作是自然形成的﹐而非歷史化或社會化之產物。

當代神話之例

4. 象徵 (Symbolic):當物體由於傳統的習慣性用法而代替其他事物的意義。例:勞斯萊斯是財富的象徵。

隱喻 (Metaphor)同時利用事物的「相似」與「相異」之處。詩、廣告使用極多。基本上是屬於想像的,愈藝術性、愈含混的隱喻愈需要想像力。「我用咖啡匙丈量我的生命」讀者要用相當的想像力來連接「咖啡匙」和「丈量生命」。日常生活裡我們也不自覺地使用許多。如「上」「下」, 時間即金錢。

轉喻 (Metonymy)以部份代表全部。是小說中主要的表現手法。轉喻的選擇具有關鍵性的影響力,因為透過這些選擇,我們必須建構事實中未知的剩餘部份。「現實的再現」必定使用了轉喻。所有的新聞報導都使用了轉喻,含有高度任意的選擇。但是選擇的「任意性」通常是被掩飾的,至少是被忽略的。

分類與意義

人類學者李維史陀認為概念性的分類(Conceptual categories)是意義產製的精髓所在。

1. 二元對立 (binary opposition):是分類過程的核心,是一個有兩組相關聯的類目所組成的系統。以最單純的形式包含宇宙萬物。在最完美的二元對立中,任何東西若不屬於類目A﹐即屬於類目B。類目A的意義就在於它不屬類目B。若沒有類目B,類目A就沒有邊界,也就有理由存在。

2. 模糊類目:自然並不是截然可區分的各類目﹐許多自然狀況同時擁有對立二者的屬性。例如﹐黑暗與光明之間沒有明顯的界限﹐土地與水之間也沒有明顯的分際。模糊類目同時擁有對立二元的屬性﹐使它們意義太豐富﹐因此必須受到控制。最典型的方式是將其名為「神聖」或是「禁忌」。模糊類目來自自然也來自文化。

3. 跨界儀式:由於類目之間界線十分重要﹐因此所有的人類社會都製造出一套套的跨界儀式﹐以疏緩從這一類目跨越到另一個類目時的困難。一般來說﹐要跨越的類目差異越大﹐其儀式就越精緻﹐越重要。